您的位置 : 樱花文学网 > 小说库 >衍生同人 >酒厂中的名侦探

更新时间:2023-11-13 14:00:05

酒厂中的名侦探 已完结

酒厂中的名侦探

作者:一夢衍分类:衍生同人 主角:新一

简介废,随便看看就行……前世:琴酒:看你很不爽,想把你染黑。新一:我一定会让你接受法律的制裁。今世:琴酒:当曾经的名侦探陷入黑暗时,还能坚持所谓的正义吗?新一:正义是什么?跟我没关系。【也许就此沉沦并不是坏事吧……】展开

《酒厂中的名侦探》章节试读:

第二章 绝望

第二日,六点钟新一就醒了,看着熟悉又陌生的环境,神情有些恍惚,昨天的经历并不是噩梦,自己真的被绑架了,还要进行什么训练。

琴酒昨天说了,每天早上六点半开始去学习枪械组装射击,十二点开始学习格斗技巧,晚上则自己练习。

若是去迟了,会有惩罚,新一可是看到了,那条乌漆麻黑的打人鞭子,上面有浓浓的血腥味。

进入枪械室时,看到琴酒正在练习狙击射击,每一枪都正中靶心,没有一个虚的。

琴酒没有回头,冷漠的说了句:“组装,射击。”

闻言,新一连忙去将放在桌前的零件组装好,听从琴酒,是他现在唯一要做的,否则自己要面对的,绝对是承受不起的后果。

琴酒随意看了眼,见工藤新一乖乖的组装,虽然手有些颤抖,不过比昨天好多了,组装的挺不错的。

冷峻的脸也缓和了几分,至少学习能力很强,还是有优点的嘛,小孩子的他,还没有长大后的讨厌。

反正琴酒以前看他是怎么看怎么不爽,觉得他太自以为是,优柔寡断,对待敌人也心慈手软。

上午的枪支练习,让本就年龄小的他,沉重的枪有些不好掌控,等到停下休息时,手已经酸痛的抬不起来了。

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住宿区,看到放在桌上的中餐,狼吞虎咽的吃完,坐了会,就到下午的格斗训练。

下午的格斗训练不是琴酒亲自来的,听说他出任务了,下午的格斗老师是个满身横肉的大汉。

一次又一次的被打倒,踢飞,身上增加了伤口,额头也破了个口子,此刻鲜血一点一点的滴落。

爸爸,你们为什么还不来救我?好疼,好想回家……

每天,新一都在重复的挨打中度过,也从挨打中学会了怎么反抗,这样的日子,持续了一年。

直到今日,训练时听说有人潜入这处基地,琴酒脸色很难看。基地暴露了,他被琴酒带上了车,撤离此地,要带离其他地方。

刚上车,就看到琴酒按动了引爆装置,然后整个基地都被引爆了,爆炸声听的新一有些心惊。

整个基地被炸成了废墟,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。这么大的基地说炸就被炸了,这个组织到底算不算有钱呢?

琴酒的脸色阴沉的很可怕,居然被人泄露了,看来,叛徒又该好好清理了。

新一看着车窗外,不断倒退的景色,心里不由想着:今天是不是有机会逃离?也许,是这一年内唯一的机会。

旁边坐着伏特加,新一将自己缩在左边靠窗户这边。

如果逃离失败的话,自己所要面对的绝对是恐怖的后果。新一即使还小,但是他从来不是个坐以待毙的人,一直想要逃离,苦于之前找不到任何机会,今日,也许是个好机会。

不想要在这里,每天没完没了的训练,受伤……每天旧伤未好又添新伤,身上的伤口就没有好过。

最开始,他还会哭,只是后来,他学乖了,不会在他们面前哭。

哭,不会有人同情你,也不会让他们手软,只会让他们骂自己废物,只会让他们出手更重。

他们有句话说的很对,每天期待别人来救自己,还不如让自己变强大。

靠别人,还不如靠自己。

车慢慢进入了城市,在一处红绿灯路口,刚好停下,新一紧张的握紧了拳头,趁他们没有注意,打开车门,迅速的冲出去了。

琴酒的脸上露出了残酷的笑容,“很会找机会嘛,不过,你逃不掉的。”

琴酒和伏特加下车了,让司机开车到隐蔽的地方等着,伏特加认错道:“大哥,对不起,都是我没看好他。”

琴酒没有多说,看着手机上移动的红点,新一身上被放置了个有意思的东西,想跑是跑不掉的。

新一选择了人多的地方跑,这样还能有机会,经过这一年的的训练,他的体能比以前好太多,对他的逃跑帮了很大的忙。

必须远离他们,他想要求助路人,但是,因为之前的一次犯错,他们给自己喂了什么药剂,据说三个月内说不了话,现在除了跑,别无选择。

在一处转角,看到了两个警察在巡逻,眼睛一亮,只要将情况告诉他们,自己一定可以得救。

用他们身上随时带着的笔,写明了自己被黑衣坏人追,两个警察对视了眼,“是这样啊,小朋友,先跟我来,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。”

从小就知道,警察是为人民服务的,有困难可以找警察,以至于,小小的新一没有注意到,这两个警察嘴角露出来的残忍笑容。

直到路越走越偏僻,新一感觉到不对劲,想后退时,却被他们用绳子反手绑住了。

然后看到了一辆黑色的车,在车旁边站着两个黑衣人,一个是琴酒,还有一个正是伏特加。

想到了刚才其中一个警察打电话说的话,终于发觉哪里不对劲了,无限的恐惧袭来,全身冰冷,使得他走不动道了。

看到琴酒脸上那若有若无的嘲讽笑容,而警察正对他们点头哈腰,然后将自己亲手交给了他们。

这一刻,心里从小的信念,瞬间碎裂、崩塌。

爸爸不是说过,警察是会帮助人民解决困难的吗?为什么我遇到的警察不是?为什么他们可以转手将我重新送回到危险的境地?为什么找他们寻求帮助,会让我再次陷入黑暗?为什么???

小小的新一不明白,这一刻他是绝望的,在基地里被训练了一年,都没有失去过期望,只是这一刻,似乎明白了什么,又似乎什么都不明白。

不,骗人的?都是假的,骗子……

嘴唇轻微的挪动,发不出任何声音,也对,现在根本就说不了话,再次坐上了车,他的心,变得异常的冰冷,周围更是寒冷的让他恐惧。

逃跑失败,被他们带回去,新一很清楚,到时候要面对的,绝对是自己想象不到的,严酷的惩罚。

想到这些,让他身体忍不住更是颤抖了起来,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

新的地方,黝黑的四周,粗壮的锁链被扣在新一的手上、脚上,新一被关在了水牢里,手臂举过头顶,被锁链紧紧的扣住,锁链另一头挂在上面的铁栏上面。

而琴酒就站在这上面,冷漠的看着新一,看着小身体不断发抖的人,“一年的时间,还是没让你学乖。”

琴酒不怕新一反抗,他的的反抗,让琴酒觉得,将会反抗的他拉入黑暗,更有成就感。

他走到了旁边,按下了墙上对应的一个开关,然后新一就感受到了麻痹的痛感,越来越强烈。

痛苦的小新一整个身体不断的发抖,无声的叫着,或许到了极限,冲破了人体的限制,也冲破了药剂的药效,让他叫出了声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”真的很疼,足足承受了半个小时,小新一晕了过去。

这里是结合水与电的水牢,专门惩治不乖的人,或者处理一些嘴吧严实的叛徒,小新一很荣幸,体会了一把。

小新一在这里待了三天,而每次只要他醒来,那个装置就会启动,然后将他折腾的晕过去为止。

而小新一坚持的时间越来越长,到现在居然能坚持个四个小时才晕过去,这适应能力很强嘛。

既然有这么强的适应力,也许有些药剂可以拿他试验。

终于离开了那处水电牢房,小新一被关在了一处黑黑的房间里,门口放着一碗冷掉的粥。

新一醒来后,虚弱的爬过去,将之吃了,他还不想死,水牢的经历,让他不想再来一次。

为什么要放弃我?

为什么要把我送回到这个深渊?

为什么……?

你们都不要我了,是吗?

你明明这么厉害,怎么会找不到我?

你以前说的,警察是正义的,都是错误的,都是骗人的……

我再也不要相信你了……

眼中泪水不断的滑落,如断线的珍珠一般,原本的期望,终于变成了绝望,这一刻的他,再也不会对他们有任何的期许。

如果从一开始就没有期待过,就不会有现在如此痛苦的绝望了。

这次的逃跑,现实给了他深刻的教育。

又被关了三日,再次被带到新的训练室,麻木的学习格斗,枪械,新一聪明的脑子给了他很大的帮助,学什么都很快。

三个月后,琴酒带着新一来到了空旷的射击场地,然后放出了二十只小兔子,丢给了新一一条黑色的长布,新一默默的覆上眼睛,遮住了视线。

琴酒没有说话,只是打了个响指,新一清楚,这二十只小兔子,自己必须打中并且解决。

只能仔细的听声音,并且感知四周的气流,这样的训练每天都会进行一次,所以,现在的新一,感知很灵敏,能够不通过眼睛,感知到细微的变化,找出小动物的所在。

确定目标后,迅速的连开了三枪,其中一枪,贯穿了一只小兔子的身体,连同跟它一起的另一只小兔子一起丧命。

五分钟后,二十只小兔子全部丧命,琴酒写下了今日的训练记录,这一项训练已达到完美阶段,可进行下一项了。

琴酒并没有让新一拿掉黑布,让伏特加将下一项训练的东西放进来。

冰冷的对新一说:“嘈杂的闹市区,准确找到鸟鸣声位置,并且击杀目标。”

这次放进来的,不再是动物了,而是组织里的死刑犯,是叛徒,也有卧底。

当卧底看到琴酒居然以此方法训练一个六七岁的孩童时,心里一阵的难受,这训练简直就是变态。

汽车鸣笛声开始响起,从各个方向传来,第一个鸟鸣声出现了,在一个叛徒的心脏位置。

新一用了三秒时间确认,然后迅速举枪,扣动扳机,一颗子弹快速的从枪口出来,准确无误的进入叛徒的心脏。

他们说,如果这个小男孩失误了,他就能活命,最开始还存在侥幸,现在,才明白,这个小男孩只凭声音就能准确的找到位置,并且射击,而且命中。

他的眼睛睁的大大的,死死地盯着新一的方向,似乎死不瞑目。

第二次的鸟鸣声再次出现,这一次是在卧底的脑袋,再次一枪命中。

琴酒清楚,这个挑战对于感知灵敏的新一,没有多少效果,只不过,挺期待他等会看到动物变成人后的反应。

射击完成,“可以休息了。”只要表现的好,琴酒对于自己人还是很和善的,该有的奖励不会少新一的。

新一拿掉黑布,当看到原本该是小兔子的被替代成了人,活生生的人,刚才自己开的三枪,这三枪射击的都是人。

惊恐的睁大了眼睛,瞳孔不断的紧缩,手软的松开了手中的枪,掉落在了地上。

“上午表现的不错,允你可以提前回去休息,下午休息。”琴酒丢下这话,就离开了。

新一看着三个死不瞑目的人,心底存留的可笑善良,让他陷入了愧疚,不安等等情绪中,他们死亡的画面挥之不去。

新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住宿区的,也不知道,自己在卫生间吐了多久,吐的虚脱,几乎昏厥。

然后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睡着了,这么久来,第一次睡的这么熟,醒来时,看时间,已经下午两点了。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